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编辑 微醺的入夜时分,正值人们寻求夜间娱乐活动的最高潮。 水晶构造的窗镜外,是如潮汐般、被周遭建筑灯火晕染打散的夜色,宛如天 使拥抱一般的温暖淡黄色烛光晕染在窗户之内,带来了天堂般令人全身心放松的 柔和情景,点亮了这家喧喧闹闹的大型酒馆。 作爲帝国境内各路佣兵休憩的主要根据地,这类大型酒馆,不仅能够提供最 上乘的酒水食物,而且还包办了佣兵承接委托的业务,可说是贴心贴切的一条龙 服务。 再加上近来,帝国中声名在外的首席魔裔骑士公然谋反,导致原本边境就战 事连绵的帝国,如今更是陷入了内忧外患的境地。甚至连执掌帝国的最高帝皇, 都因这突发的内部叛乱而陷入下落不明的状态,各都城爲了防备叛军的反攻,已 然调空了近乎所有的兵力。 如此一来,驻紮各地的留守部队空虚,祸乱一方的魔物就只能由收取赏金的 雇佣兵来处理,这也进一步导致作爲佣兵聚集地的酒馆,每夜每晚的生意可谓火 爆到了极点。 此时此刻,在每一张木质雕琢的圆桌旁,都围满了喧喧嚷嚷、胡吃海喝的雇 佣兵们,来自大陆各地的雇佣兵们于此碰杯畅饮,彼此交流情报、叙说自己的故 事,阅历丰富的吟游诗人,在炽热的火盆般吟唱着悠扬的叙事曲,金黄色香槟美 酒绽放的气泡,在空气飘起一阵令人陶醉的醇香,新鲜出炉的面包、烤肉,随着 餐盘的端出,释放着令人食指大动的扑鼻香气,简直可谓一副是座无虚席、人山 人海的美景盛况。 只不过,这麽一幕其乐融融的和睦景象,仅仅维持到了这一刻爲止…… 「砰!!!」随着一声粗暴而用力的踹门声,酒馆的大门被硬生生一脚踢开, 三道婀娜性感的女性魅影,迈着修长饱满的大腿,柔顺的发丝飘扬在身後,踩着 一路清脆的高跟鞋打地声,径直朝设置在酒馆最深处的委托受领台走去。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紮着柔黑的干练长高马尾的美艳御姐,看上去大约是 二十来岁出头的年轻模样,几绺松散的碎刘海,倾斜在她笔挺而英气十足的性感 鼻梁前,浓郁修长的一簇簇眼睫毛下,是远比窗外夜色还要深邃几分的恬淡纯黑 色,犹如玫瑰花瓣一样水润而丰满的双唇微微抿在一起,戏谑地吹着口哨,一副 对周围其他佣兵毫不在意的轻蔑态度,连看他们一眼的功夫都懒得耗费。 在她如白玉般无暇的雪颈下,是胸前那双向前高高傲立着的一双挺拔且富有 弹性的巨乳,暗黑色的半包式胸甲,只能勉强包裹住这对硕大滚圆的诱人胸器的 中外圈,里面没有穿戴任何乳罩胸围,白花花的丰满乳肉犹如满溢的雪团般,从 胸甲的边缘一股脑挤压暴露出去,香肩两侧安嵌着花纹华丽的黑色战士肩甲。 高翘的一双巨乳下方,是清晰凸显出六块完美腹肌、却又纤细得可以盈盈一 握的性感蛮腰,马甲线勾勒出的小腹线条无比完美,健美的雪白腰腹没有任何遮 掩,就这样大方地暴露在外界纠结的视线当中,一条勾勒着复杂蕾丝花纹的薄纱 裙甲,斜扣在她股间绷紧的倒三角蕾丝内裤上,一边勉强盖住大腿根部,另一边 则从饱满肉感的大腿根部起、完完整整地露出了一条肌肉线条棱角分明、小腿肚 子曲线凹凸有致的性感美腿,根部高达18cm的铁锻高跟战士靴,从脚指头一 直往上包裹住了结实的小腿肚子,让她在优雅的高跟迈步之间,既不失英武高傲 的战士风采,又隐约从这具妩媚动人的肉体中,宣泄着令雄性疯狂的勾人魅惑。 在女战士背後绑着的剑鞘中,格格不入的插嵌着两柄与她等身大小的巨剑, 而在她戴着腕甲的纤纤手掌中,还拖动着一只几乎有她两个人大小的染血布袋, 斑驳的血迹循着布袋拖动的方向,染出一条浓稠深涩的血型痕路。 女战士身後的两名同样美艳动人的女子,左边是年纪稍微更大一些、留着淡 蓝色波浪卷长发、身穿雪白牧师长袍的成熟美女。 她的身材相较女战士已经惹火性感得不行的身材来说,还要更加的丰腴熟美, 简直可谓是绝品的人间凶器,在她的胸前,有着两只足足有G罩杯的挺拔大奶子, 还有她屁股上两大块厚实滚圆的臀肉,就像是成熟到即将爆汁的大颗甘美果实, 夸张的体积与纤细的腰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微微遮住胯下凸起耻丘的白袍丝绸 下摆随着大腿的律动前後不停摇摆,时不时便因过于丰满的肉腿互相挤压而侧漏 春光,在丰腴的大腿根部抖起些许性感的鞣郎,两条修长美腿上紧凑包裹着的乳 白色丝袜与乳胶反光高跟鞋,更是爲这位风韵十足的熟美御姐,增添了几分与牧 师神圣长袍完全相反的淫媚气息。 另外一名留着银白色双马尾的娇小俏丽女孩,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的年龄, 脖子、手腕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珍贵法术项链、手镯,十根纤细的玉指上,也分 别佩戴着一枚闪耀着璀璨光泽的魔法戒指,以她的身材来说,若是比起前凸後翘 的女战士、以及堪称行走的肉弹凶器的女牧师来说,自然是要纤细了不少。 但是她胸前那微微上翘的迷人微乳,还有後面如花苞般绽放的挺拔臀部,从 穿戴在身上的、半透明薄纱开胸蕾丝法师长袍的下摆中半隐半露出来,亦是别有 一番青涩果实初熟的别样滋味。 除此以外,这三个令人眼睛发直的大美女,还都有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 —她们都拥有一双尖尖而细长的弧形精灵长耳。 这三名美艳动人的女子初一登场,原本还喧喧闹闹的酒馆,立刻陷入了一片 沈默的死寂,随後衆人便慌不叠地向着四周墙壁散去,主动爲她们在拥挤的空间 中硬生生挤出一条宽敞大道,供她们通行。 「喂,你们怎麽回事?!虽然说确实都是不可多得的美女,但是也不能这样 破坏公衆秩序啊!……」一名年轻的新人佣兵,有些不满地摇了摇头,涉世经验 贫乏的他完全弄不清周遭紧张的气氛,大手猛一拍桌子,直接就想站起来斥责这 三个不懂礼貌的女人,却马上被一旁的队友狠狠捂住了嘴巴,使劲拖到了一边。 「喂!!你小子想找死麽?!!!这三个女人——可都是我们这行最顶尖的 佣兵!她们三人都是人类和精灵生下的混血种,天生就在魔法和战技方面具备超 乎想象的天赋,由她们三姐妹组成的佣兵团,从出道至今,就完全没有失手过任 何一件任务,身份可是与我们这些只能做做低级委托的雇佣兵截然不同啊!!」 「你小子,看到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女战士了麽?她是这三姐妹里的二姐—— 蕾蒂娜。她的战斗技巧可不是盖的,曾经单枪匹马、仅靠她背後的那两柄大剑, 一个人就剿灭了令帝国军方都头疼不已的庞大强盗集团!她的脾气可不好,若是 给她听到你在这嘀嘀咕咕,保不准一刀直接削掉你的脑袋!」 「後面的那两个女人……那个奶子和屁股又大又圆、走起来晃得像头奶牛似 的牧师,是她们三姐妹里的长姊——法妮丝,她的一手神圣治愈法术,能够瞬间 将上千名濒死的患者拉回生命线,甚至连罕见的复活魔法都能够使用!要说她的 性格,虽然要比她的两个姐好上不少,但是最好还是别惹火上身……」 「至于她们中间最小的妹妹,爱纱,也就是那个浑身挂满贵重法器的魔法师 ——看上去还挺清纯可爱的吧?但是呢,据说她的性格恶劣程度,比起她的二姐 还要严重不少,每个月都会有不少雇佣兵在任务中遭她魔法误伤而死!听说最近 经常有女性佣兵在任务中神秘失踪,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她有什麽关系……偏偏这 家夥又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稀世魔法天才,才十七、八岁的年龄,就已经能够释放 出足以瞬间毁灭一座城镇的大型魔法了!!!如此显赫的魔法天赋,即便是帝国 军方,也意图招揽她到自己麾下,担任帝国的官方宫廷魔导师……这就更不是我 们这些普通佣兵能惹得起的了!」 「你们俩在那里嘀嘀咕咕什麽呢?……呵呵呵……真以爲我们听不见啊?」 爱纱突然扭过头来,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坏笑,戴在无名指上镶有蓝宝石的戒指, 突然闪耀出一道转瞬即逝的深蓝色光泽。 「吱吱吱……」随着一声声令人牙酸的清脆结冰声,那两名私下议论着三姐 妹的佣兵,就在衆目睽睽下,瞬间就被厚实的冰块完全包裹了起来,连丝毫反应 的时间都不留下,便被彻底冰封成了两座流动着晶莹光泽的人体冰雕。 「……」周围的佣兵们看着这座鲜活的人体冰雕,透过半透明的湛蓝冰层, 甚至隐约还能看见他们流露出惊恐深色的眼珠在微微转动,不禁纷纷倒吸了一口 冷气,不自觉地又後退了好几步。 「真是的……爱纱,你又欺负其他的雇佣兵了。不管怎麽说,他们也都是我 们的同行,这样对他们随便释放魔法,实在是太过分了啊!」身爲大姐的法妮丝, 性格就和她那近乎乳牛般的肉感身材相符,十分温驯,比起两个妹妹来说要温柔 随和太多。 看见那两名被妹妹用魔法冰冻的佣兵,她立刻露出了一脸担忧的表情,慌不 叠的甩动着胸前那两颗长条状的肉感丰硕奶牛巨乳,急急忙忙举起自己的牧师法 杖,爲两名濒临死亡的雇佣兵施展治愈魔法。 「啧啧……谁叫他们在旁边乱嚼舌根~ 」爱纱双手高傲地抱在自己微微翘起 的娇小胸部前,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屁股随意一扭,直接就坐在了旁边的一只 高脚凳上,满脸得意地欣赏着那尊二人冰雕。 「我说——法妮丝姐姐啊!你平常就是太心软了,对付那些又无能又肮脏的 窝囊废臭男人,哪需要对他们客气?!!」蕾蒂娜不屑地笑了笑,径直迈动她那 一双修长笔挺的丰满美腿,朝向委托受领台的工作人员走去。 「您……您好,S级雇佣兵蕾蒂娜小姐,请……请问,您有什麽需要麽?」 即便是每日接待数十上百名雇佣兵的工作人员,面对御姐威压气势无比强盛的蕾 蒂娜,依旧免不了面红耳赤、舌头直打结。 「哼……前两天我们不是刚接下了斩杀暴鄂龙的S级委托麽?正好,这次我 们在执行委托的途中,很幸运地发现了暴鄂龙的族群……就直接连同它们的头领 ——暴鄂龙王一起全部斩杀了。喏——这是我们带回来的委托证明~ 」蕾蒂娜一 甩拖在手里的染血庞大布袋,大堆大堆缺损的巨型龙牙,瞬间如洪水般从袋口里 倾泻而出。 除此以外,还有一颗硕大无比的巨型龙头,随着大量龙牙的倒出滚落到了布 袋外面,黝黑坚硬的皮表外壳、几乎有着成年人脑袋大小的竖瞳血色眼球、还有 那宛如巨型镰刀般的锯齿龙牙杀器,毫无疑问,这正是率领龙群在帝国边境爲祸 多年的暴鄂龙王! 「这……这这这,这可是大事件啊!由于讨伐暴鄂龙王的难度过于恐怖,已 经远高于普通的S级,帝国官方一直没有正式发布相关委托……这种情况的报酬 ……恐怕太过巨大,需要我和上层详细沟通一下。」工作人员看着眼前那如小山 般庞大的巨型龙头,一下子也瞬间傻了眼。 「真是没用的废物,竟然连足够的报酬也没有准备好!!!难不成……你是 在小瞧我们姐妹,压根不认爲我们能讨伐暴鄂龙王麽?……」蕾蒂娜单手叉腰, 胸前雪白的大片巨乳一阵剧烈地乱颤,一条结实性感的美腿干脆高高擡起、直接 一脚狠狠踩在了委托台上,丝毫不在意裙甲下的春光外泄,盛气淩人地斥问道。 「这个……实在是抱歉……确实是我们的失职,竟然没有考虑到这种超额完 成委托的情况!」那名工作人员被吓得猛一激灵,赶紧猛力的九十度深深鞠躬, 拼命向眼前的御姐佣兵道歉。 「切……果然男人都是一群窝囊废,无论做什麽都是这幅德性……罢了罢了, 本小姐这次宰了这头杂碎龙,也算是打了一场相当过瘾的架了,兴致还算不错, 就不跟你计较了!……赶紧把其他的委托呈上来给我,我可还手痒着呢。」蕾蒂 娜左右互相掰了掰自己的手指,发出一阵清脆的手骨摩擦声,一副跃跃欲试的兴 奋模样。 「呃……那个……实在不好意思,最近帝国境内都还算是太平,几个搁置了 很久的棘手委托也都被你们轻松解决掉了……剩下的无非就是一些普通的D低级 委托了,像是采集草药之类的……」 「混账东西!!!你开什麽玩笑,你是说,让本小姐这顶尖的一流佣兵去帮 那些农民采摘草药麽?!!!你想找死麽?!」蕾蒂娜的脸色霎时笼罩上一片阴 云,一只手向後伸去,指尖轻轻搭在了背後的巨剑握柄上。 「这个……那个……呃……实在实在是万分抱歉!!还请原谅!!!」那名 工作人员被吓得脸色一片惨白,浑身像是筛糠一般止不住的剧烈抖动着。 「等……等等!我想起来了,今天下午刚好有一份新的委托发送过来,等级 还不算低,我差点都给搞忘了!!」突然,工作人员一拍脑门,像是突然想起了 什麽解救自己于威吓中的法宝,露出了一脸如释负重的轻松表情,赶紧从抽屉里 拿出了一叠崭新的委托卷轴。 「我看看……调查最近大量出现的年轻女性失踪案件,揪出幕後的元凶… …委托难度B级……感觉并没有什麽意思啊~ 」蕾蒂娜随手接过卷轴,细长的柳 叶俏眉微微皱起,一字一句地阅读着上面的内容。 「不好意思,这位年轻美丽的小姐……请问你是在因爲没有合适的委托可接 而烦恼麽?」就在蕾蒂娜专心阅读委托的时候,一名身穿普通铠甲的年轻人凑了 过来,面带微笑,深深鞠躬之後,礼貌性地问道。 「嗯?……竟然有男人敢来和本小姐搭话,你倒是很有胆子啊。」蕾蒂娜微 微擡起头,凛冽的视线在男人身上一扫而过。 「反正本小姐现在兴致还算不错,你就说来听听,若是没什麽意思的下三滥 委托的话……就别怪本小姐剑下无情了。」 「呵呵,蕾蒂娜小姐身爲声名显赫的S佣兵,连同你的姐妹们一起,可是我 们这行万衆瞩目的传奇对象,我又怎麽胆敢愚弄您呢?……我的名字叫做兰斯, 正因爲自己的佣兵团接下了超出能力范围的委托而烦恼,若是放弃委托的话,违 约的悬赏金又实在过于高昂……所以只能恳请蕾蒂娜小姐大发慈悲、可怜可怜我 们这些小本佣兵,慷慨伸出援手吧。」兰斯恭敬地递过一纸委托。 「击杀盘踞在幽暗森林里的斑斓猛毒巨蛛王……委托难度A级……这倒确实 是一份很有趣的委托呢,有点意思~ 」蕾蒂娜脸上露出了一丝饶有兴趣的微笑。 「呵呵,蕾蒂娜小姐能够满意就好。我们的佣兵团已经探查清楚了蛛王的巢 穴位置,只要蕾蒂娜小姐答应,我们马上就带领您和您的姐妹们过去!」 兰斯搓了搓手指,继续说道:「至于报酬嘛……蕾蒂娜小姐作爲慷慨伸出援 手的一方,自然理应多得,但是我的佣兵团作爲委托的领取者,只能由我们递交 委托的完成报告,再加上我们已经掌握了巢穴的线索……所以我们就按六四开分 成吧!您六、我们四,不知意下如何?」 「六四分?开什麽玩笑?……」蕾蒂娜笑眯眯地将委托别在自己的腰带上, 然後向兰斯比出了一根中指。 「这个份额,就是本小姐大发慈悲施舍给你们的。剩余的九成——统统归我 所有。」 「这?!!这个分成比……怎麽能这样……」 「哼哼哼,这可容不得你们反驳,毕竟若是没有我来帮忙,你们可就要支付 一大笔高额违约金呢~ 还能有本小姐好心施舍给你们的一成报酬,你们就应该哭 天抢地来感谢我啦~ 」蕾蒂娜脸上挂着高傲的不屑表情,用手背在兰斯的脸颊上 极具侮辱性地轻拍了好几下。 「……好吧,成交……」兰斯一副十分难堪的表情,只能狠狠咬了咬牙,心 一横,干脆答应了下来。 「呵呵,这就对了嘛……像是这种区区的A级委托,我一个人就能轻松解决, 根本用不着叫我的姐妹们助阵。你已经找到巢穴的线索了吧,直接带我过去,赶 紧几下就给它解决了。」蕾蒂娜自信地向一旁正忙着治愈人体冰雕的法妮丝,和 一旁高高翘着双腿、坏笑着看戏的爱纱挥了挥手,便用力一扯兰斯的衣领,拽着 这个比自己还要高上几个头的男人向酒馆外走去。 「等等,等等啊!!……蕾蒂娜小姐,我快喘不上气了……我的同伴们还没 叫上呢……」 「蕾蒂娜姐姐似乎又找到能够找乐子的委托了呢~ 一刻都闲不下来,还真是 个战斗狂人啊……人家可是要好好休憩一会,奔波了半天,搞得人家屁股都酸了 啦!」爱纱用玉手慵懒地拖着自己清秀的脸蛋,另一只手轻轻晃动着杯盏中的醇 香酒液,没精打采地看着在夜幕中远去的蕾蒂娜。 「真是的……夜色都这麽深了,还一个劲要出去执行委托,拦都拦不住… …希望蕾蒂娜一路平安,可不要出什麽事啊……」法妮丝有些担忧地望着妹妹消 融在夜色中的背影,双手合十,默默地吟唱着祝福的祈祷。